民营经济文摘(第一百四十三期)

作者: admin 日期: 2014-03-11 16:40:44 人气: - 评论: 8996

斯宾塞:经济刺激事倍功半

    在经济危机中,美国金融机构及家庭陷入杠杆过高的困境,引发的资产泡沫最终灰飞烟灭,为资产负债表带来多重伤害。为解决上述问题,我们采取的资产价值重置、去杠杆化和资产负债表修复等措施,却导致眼下储蓄利率上调、内需疲软、失业率飙升。

  由此看来,美国的当务之急在于,继续推行财政与货币刺激计划能否引领美国经济走入正轨。不可否认,在危机肆虐之时财政刺激与银根大幅放松,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预防信贷冻结,并抑制资产价格下跌与实体经济活动萧条,但今非昔比。

  原因很简单。危机之前的资本收益在某种程度上是暂时的,它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后危机时代”的消费萎缩、需求下降、失业率升高。虽然逆周期政策能够平衡此类负面影响,但却无法消除其造成的危害,或打破极其严格的限制而加快经济复苏。

  由于家庭倾向于储蓄及减少负债,以赤字为导向的激励方案对家庭收入的刺激作用正不断减弱。而在企业看来,一旦商业周期步入正轨,投资与就业随着内需的提高而变好。在内需回升之前,企业将不得不勒紧裤腰带。

  在这个“去杠杆化”且重组资产负债表、出口以及微观经济结构的经济中,赤字开支越发力不从心。无论是否存在赤字开支,此种重组势在必行。因此,制定政策时必须认识到,此种重组的实现进度是有限制的。

 然而,如果操之过急,受到威胁的不只是财政收支平衡以及美元的稳定性和恢复力,经济与政府财政在不久的将来同样会受到影响,这与加快投资和增加就业带来 的短期微小利益相比得不偿失。内需必将回升,但步伐缓慢。的确,恢复态势良好的资产价格能帮助平衡资产负债表,但不足以刺激消费。

  眼下,中、日、德等国拥有巨大贸易顺差,其外需的增长能够帮助美国短期恢复内需。同时,这些国家必须进行结构改革,但这同样需要时间。

  此外,美国经济也必须进行耗时的结构改革来应对外需增长,这并不意味着重新平衡全球需求无足轻重。

  事实恰恰相反。然而,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在未来三至五年内大力修固全球经济增长的基础,而非专注于恢复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的短期平衡与就业。

  今天的失业问题是结构性问题,必须在一定时间内提高失业津贴金额并扩大其覆盖范围。此举不仅能够减轻眼下失业者承担的不平等负担,还有利于稳定消费,或可能减少那些担心将来失业的人群的部分预防性储蓄。

  货币政策这一平衡协调的复杂性及难度更甚。进一步提高利率,将降低资产价格,加重可调整利率偿债负担,引发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等额外的资产负债表衰退与混乱的“去杠杆化”。这将影响经济复苏,甚至可能导致复苏停止。

  除了美国,众多国家希望美元继续坚挺、减少利差交易的资本流入,并不再为避免对本国经济的不利影响而急于升值货币。

  简而言之,美国等风雨飘摇的经济体所采用的该种货币政策将导致全球经济扭曲,继而引发多个国家政策上的连锁反应。

  从政治的观点看,这场危机之所以爆发,是因为金融监管不力、不负责任的放款纵容了愈发猖獗的系统风险。在这种观点之下,实体经济的其他参与者都以受害者自居——而在危机之前,这些受害者曾大肆购买房产、度假胜地、电视和汽车。

  不幸的是,此种观念使得政策过于关注补救措施,即使边际收益率降到很低时亦是如此。

  眼下,我们急需:对失业人群进行支持、有清晰的赤字削减计划的政府财政支持、对中期经济增长前景的正确表述、在减少政府过度干预的情况下修复资产负债表的有序愈合过程。

  作者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坦福大学名誉教授、增长与发展委员会主席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2010年第7期
全文链接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10-03-29/110405643.html

                   周其仁:中国应率先主动退出刺激政策

    中国率先退出刺激政策的理由,一是中国的经济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已经保证了8%以上的经济增长,既然第一个复苏,当然有理由第一个退出;二是中国的经济刺激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主要是大量货币的发放,对物价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

   所谓刺激政策,就是政府在短期内用负债、用扩大的货币供应来刺激经济,都是在需求这一侧采取的短期办法。正确的解决办法是让经济回到能够持续增长的可靠基 础上来,最重要的是在供给一侧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就是要动员更多的人,更积极地刺激市场需求,从事有效的生产,这是经济增长的根本。

    短期的刺激政策也许必不可免,但是不能把这个看成是长期经济增长的基础。所以退出和进入要组合。政府的负债、过量的货币供应要退出,坚决有步骤地退出,但是结构性的改革要进入,要加快。

    货币像蜂蜜,有一定粘性。货币流到的地方,价格就会涨起来,流不到的地方,价格就不会变化。这个理论可以用来解释去年股市、楼市的大涨。央行大量增加货币供应量一定会改变市场商品的相对价格,未来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很大。

    由于国内的投资、消费不可能大幅度下降,只要出口继续恢复,2010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会达到10%甚至10%以上。不过,随着经济的复苏,全球贸易失衡的现象将重现。

    在汇率问题上,看似保护我国出口行业的汇率政策,实际上从另一个角度激发了经济过热带来的痛苦。人民币流动过剩使土地、能源、劳动力价格都涨上去了,出口 企业照样要承受经济过热带来的代价,而且会像“温水煮青蛙”一样,不知不觉就毫无反抗之力。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早一点升上去,很多出口产能就不会过 热。

    作者是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2010-3-30
全文链接http://news.hexun.com/2010-03-30/123151236.html?from=rss

                          张五常:汇率之争 世界大乱矣!

    跟进国际货币话题半个世纪,没有见过今天那么热闹。克鲁格曼之流凶神恶煞,直指人民币刻意贬值搞跨世界经济,阻碍了地球转动云云。曾几何时,只在不久前 吧,克氏的老师的老师蒙代尔认为美国的经济刀枪不入,美元的世界领导地位将会百年不变。蒙兄是站在中国那边的。世银与国际货币基金则站在他的徒孙那边,也 有不少其它专家支持中国。在货币与汇率这话题上,世界大乱矣!

    有关的话题我分析过多次(见拙作《货币战略论》),不打算再写。但要求我发表意见的读者实在多,而萧老弟满章传来的美国吵闹文章,多而厚。禁不住要把此前说过的再说,这里那里加些新观点,不多的。

    (一)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是十一元七角兑一美元,今天的白市是六元九角兑一美元。人民币上升了很多,反映着十多年间中国的生产力急 升,而美国及其它先进之邦却在睡觉,或有恃无恐,不认为中国会有什么作为——广东话说的「睇白坑渠冇浪起」是也。一九九四年起人民币紧钩美元,其后在国际 压力下,二○○五年转钩一篮子货币,钩了几年又再转钩美元,钩来钩去,总是钩着先进之邦的货币,刻意地把人民币贬值来抢生意的手法──所谓操控──一丝也 看不到。

    (二)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在斯德哥尔摩跟佛利民相聚,我指出地球将会多了二十亿穷人参与国际产出竞争,如果先进之邦在经济体制的结构上不作修改来应对,会遇 到不容易解决的麻烦。佛老当时不反对我的分析,但轻敌,可能不认为穷惯了的人会那么容易站起来。跟着的十多年,美国的经济很不错,我认识的西方行家朋友听 到我重复当年对佛老提出的观点,客气地点点头,笑一笑,只此而矣。

  中国的发展带来的震撼,使举世瞩目的,只不过是三几年前开始。想不到,年多前雷曼兄弟事发,有些美国专家认为是中国的发展惹来的祸。另一方面他们说︰中国 的工业发展害了好些先进之邦的工业。若如是,那是三十年的逐步发展,为什么他们今天才知道?我同意格林斯潘当年的看法︰中国的廉价制造品输进美国对后者有 利,协助了通胀一直偏低。

    (三)一九九三年朱镕基执掌人民银行,手起刀落,鬼斧神工,只几年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通胀率调控为零及零下,导致或明或暗地与美元挂钩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 一律偏高,一九九七金融风暴在亚洲出现了。跟着大家的币值调整相当快,约两年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与人民币达到了一个均衡点。工业的发展大家都有看头, 其产品一起攻进先进之邦。二○○三年我看到一九九一认为有机会出现的︰发展中国家的工业产出成本远低于先进之邦,而产品的质量可以,在币值与产出的成本 上,发展中国家与先进之邦之间出现了一个断层,大而明显。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我写道︰「愚见以为,不出两年,外国(尤其是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将会很大。」说不出两年,其实这压力四个月后就叫出声来了。

    上述的断层很麻烦,两年多前次贷事发后倍加严重。昔日在国际压力下,日圆从三百六十兑一美元升至八十兑一,但日本当年没有那么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竞争,而 日圆大升协助了日商投资外地设厂,虽然史坦福的一位教授著书立说,直指日圆大升搞跨了日本经济。今天的国际形势跟日本当年很不相同,一九九一年起参与国际 产出竞争的经济落后之邦,占了地球人口约六成!当年日圆升值,先进之邦把日本拉上去。跟着是什么亚洲四小龙的也被拉上去。但这些加起来不到三亿人口。今天 要在国际上竞争生活的多了十倍,先进之邦是拉不上去的。只一个中国他们就拉不上去。别无选择,中国要自己打上去。不容易。在新《劳动合同法》的引进与雷曼 兄弟事发之前,人民币只升百分之十强中国的接单工业就明显地遇难。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头痛问题。人民币兑美元上升,对中国富有的人有利,甚至对中上阶层、买了可观房子的人有利。换言之,先进之邦可以把今天中国生活得相当好 的一小撮人,通过人民币的大幅提升而把他们的生活水平再拉高。但数以亿计的劳苦大众呢?人民币提升他们在国际竞争中斗不过其它发展中国家。一头被拉上一头 被拉落,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会远比今天严重。事实上,这几年人民币兑美元上升约百分之二十,出外旅游的炎黄子孙暴升,其中没有一个是天天做生做死的劳苦大 众。国家究竟是为了谁而改革的?

    (四)三月十六日《信报》大字标题云︰「美国智库指香港属汇率操控地区」,引述Peterson Institute的话,说中国之外,亚洲还有四个地方操控汇率偏低。何谓「操控」manipulate当然有待商榷,但这智库说的是几年来我读到的关于 国际汇率的最高明的西方之见:他们终于看到了我说的断层!被点名的四个地方都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其实该智库应该点更多的名,差不多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要放 进去。韩国看来是个例外:该国出外投资设厂的商人多,币值上升有助。

    中国的工业产出主要不是跟先进之邦竞争。美国封杀所有中国的制造品进口对他们的就业不会有助,因为他们还要面对多个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进口。后者的价钱比中国的还要相宜,质量差一点,但档次是够高进入美国的。美国要考虑全面封杀,而这样做,灾难在所必然。

     (五)上述的断层早晚是要接合的,早一点比晚一点好,而怎样接合是难题,下了一着大错的棋地球人类要付上大代价。人民币兑美元独自升值不应该考虑,因为除 了一些利益分子,对中国对美国对其他先进之邦都没有好处。大家不再钩美元,让美元自行贬值,某方面对美国有利。

    我曾经说过,人民币钩着美元是帮美国一个大忙,协助美元不大跌。这是几个月前的看法。今天看,我认为美元自行贬值对他们的经济在某方面有助。我的观点有 变,因为我对美国挽救经济的政策愈来愈失望。凯恩斯学派的药方失灵是意料中事;我曾经赞赏的贝南克坚拒通胀是失策;在目前时刻推行医疗改革,含意着未来加 税对前景不利;去年七月他们提升最低工资约百分之十一,导致青少年的失业率跳升;汽车工业国企与私营对立,中国的经验说不妥;欧洲的不幸情况有不良影 响……还有其它的。

    不久前读报,某老外名家说起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对中国有利。这是胡说。先进之邦的经济不妥对中国有害无利。另一方面,我历来很少错的分析说,人民币独自升值对先进之邦是不利的。

    今天看,美元自行贬值对美国的经济会有助。跟我曾建议的通胀政策相比,这贬值要付出另一些代价。美元贬值也会增加美国的通胀,然而,同样的通胀率,单从就业的角度衡量,贬值政策是胜于通胀政策的。

    (六)人民币要跟美元脱钩,美元才可以自行贬值。其它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人民币的重量,何况人民币脱钩美元后,这些国家的货币多半也会跟 着脱钩。中国的困难是如果人民币什么也不钩,变为无锚货币fiat money,处理非常困难。货币无锚,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放开汇管搞国际金融中心有机会惹来灾难。我多次建议的转钩一篮子可以直接地在市场成交的物价指 数,是最好的方法。今天人民币要推出国际市场如箭在弦,不转钩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夜长梦多,闯祸的机会有好几方面。

    (七)解除所有汇管,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央行当然要让人民币的国际汇率自由浮动,但先要下一个固定的不用外币的锚。用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界定人民币的币 值,近于万无一失,我解释过多次了。北京早就应该这样做,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大好的机会错过一次又一次。今天的机会没有几年前或年多前那么好,但还是不错 的。

    (八)这就带来我要说的最后一个话题。今天,人民币真的如美国专家的估计,大幅度地偏低吗?如果北京的其它货币政策不变,只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人民币兑美 元会大幅上升吗?美国的专家或议员似乎肯定,但我不敢赌身家。这些日子,正规银行的汇率是一港元兑人民币八角七仙六至八角七仙八,但地下钱庄却是一港元兑 八角八仙至八角八仙二。这是说,人民币在地上比在比下值钱。地下的生意成本较低,某方面有优势;信誉有问号,某方面有弱势。然而,如果人民币真的如西方君 子所说,大幅偏低,这些地上地下的汇率图案会倒转过来。

    我还是认为人民币在国际上是有强势的。但为什么此币也,在地下弱于在地上呢?考考读者吧。不知西方的专家君子们敢不敢跟老人家赌一手呢?

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2010年03月30日
全文链接http://www.cnemag.com.cn/zlbkjc/2010-03-30/187028.shtml

                     郎咸平:新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新方式

  “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人民出版社2001年4月第3版,第77页)

  记得在《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付梓之前,出版社的编辑建议我研究一下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人民出版社出版),以提升本书的理论高度。好,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列宁当年是如何概括帝国主义的特征的:

  (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

  (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

  (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

  (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

 一针见血!列宁的这些论述,足以让我们看清今天的国际经济本质,足以让我们厘清本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本质。本轮金融危机开始时,记得媒体报道过《资本论》 在欧洲脱销的消息。其实在我看来,欧洲人应该大买特买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才对。马克思的《资本论》,说的是自由竞争时代的资本主义的本质;而列宁的“帝 国主义论”,分析的就是当代资本主义的本质。列宁告诉我们,垄断是今天国际经济的常态,金融寡头统治着今天的全球经济,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或者正在瓜 分全球的市场。这就是列宁告诉我们的,今天我们要面对的经济生态。

  我想,我们内地的读者,只要高中毕业,为了应付各种考试,都曾熟练背诵过列宁的这些论述。我奉劝各位读者,结合你的经济生活,回过头来,再好好思考一下列宁的这些论述。

  现在,帝国主义以新的面目出现,我姑且称之为“新帝国主义”。按照列宁的思路来分析,这里的“新”主要体现在:

 (1)垄断组织今天发展得更为强大,不仅仅通过控制全球的产业链,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而且在政治文化上也起着某种程度的决定作用。君不见,某些帝 国主义大国的总统、首相、议会,不就是这些垄断组织的跟班吗?各位读者如果好好看看本书中沃尔玛的案例,就会明白,沃尔玛以“贪吃蛇”的方式,是如何整合 和控制产业链,并形成巨大的垄断组织的。

  (2)今天,帝国主义的金融寡头,已由传统的银行转变为现代的“投资银行”了。他们不仅仅与产 业资本融合,而且与传统的银行资本融合;这种融合已经不是简单的合作,而是通过各种金融工具,控制产业资本和传统的银行资本。不仅如此,他们还充分利用他 们的“聪明才智”,发明了各种金融产品和杠杆工具,撬动全球全社会的资本,呼风唤雨,为一己私利,牢牢控制全球的经济资源。他们不仅能使某个产业破产,还 能做到使某个国家破产。本书中所谈到的所有案例,都有现代金融寡头的影子。

  (3)今天已经不是简单的资本输出的时代了,而是资本自由化 的时代。资本自由流动的力量,已经今非昔比。请各位读者好好思考一下今天的金融危机,回头再看看南美金融危机和亚洲金融风暴,就会明白金融寡头的“资本输 出”战略,是如何利用资本自由化规则,来搞垮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我们的“秀水街模式”,是很难与金融寡头操纵的“华尔街模式”对垒的,用“产品输 出”来和“资本输出”竞争,输赢一开始就已见分晓。

  (4)《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中的案例足以证明国际垄断组织已经形成强大的 同盟,也就是说,通过产业链高效整合的形式,牢牢控制着某个行业或者产业。这些国际资本垄断同盟,已经超过了枪炮的力量。关于资本国际垄断同盟,请各位读 者好好看看本书中“孟山都、四大粮商和华尔街”的案例,就会知道,他们是如何形成国际垄断同盟,并操控全球农业的。

  (5)今天最大的帝 国主义大国,已经不满足于瓜分土地了,而是通过资本来瓜分世界市场。过去主要是通过战争来瓜分土地从而占领市场,现在省事多了,通过资本或者垄断联盟来直 接瓜分国际市场,以实现资本的目的。也就是说,过去的“瓜分土地”已经演变成现在的“经济殖民地”了。请各位读者看看《郎咸平说:新帝国主义在中国》第三 部分,就会知道外资是如何瓜分市场,进而控制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命脉的。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新帝国主义不仅仅是一个学术和政治概念,它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人现在的生活,以及未来的生活。

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2010年3月30日)
全文链接http://www.cnemag.com.cn/zlbkjc/2010-03-30/187030.shtml

                杨永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必须重新认识民营经济

    要肯定民营经济具有社会主义经济成分的性质

 对待民营经济的态度根源于对民营经济性质的认识。提起民营经济的性质问题,也许被认为是空话和老话。其实民营经济的性质是一个重要的理论和实际问题。对 民营经济性质的不同认识支配着对待民营经济的态度。过去一直认为民营经济不姓社,据说理由是民营经济的资本是私人的,盈利归私人所有,因此民营经济中存在 着资方剥削工人的事实。我不否认,某些民营企业内部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劳资矛盾,但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如果只看这一方面就得出民营经济姓资的结论,那是 不准确的。

  认识民营经济的性质必须区分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民营经济与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私营经济。第一,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民营企业把盈利的 一部分以税的形式上缴给社会主义国家,而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第二,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一样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这表示民营经 济中的劳资关系是社会主义的劳资关系,因为《劳动法》是社会主义劳资关系的法律表现。与国有企业一样执行《劳动法》的民营经济的劳动关系,不是资本主义性 质的劳动关系,而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劳动关系。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作贡献,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劳动关系的民营经济就具有社会主义经济成份的性质。可见,社会主 义条件下的民营经济具有二重性,而社会主义性质是民营经济的主要方面,保留着非社会主义的某些性质是民营经济的次要方面。所以要敢于肯定民营经济具有社会 主义经济成份的性质。

  要承认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5年国务院发布的“非公36条”是十分重要的政策,然而5年来的实施情况却差强人意。从政策的运行情况来看,至今没有配套细则出台,因而几乎是空转。应对金融危机的4万亿元投资,几乎全部投入国有经济,所以有观点认为过去一年对于民营经济而言是“失去的一年”。

 国有经济和外资经济对民营经济造成的双重挤压,其实质是不承认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讨论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不是一个经 济学家书斋里的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与千百万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活生生的现实问题。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料,2008年,非国有企业的税收占总税收的比重 达61.90%,利润占利润总额的比重高达70.34%,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高达79.70%。就是说,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民营经济,高达八成 的劳动者在民营企业就业。这难道不能说明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吗?不承认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是一种不尊重中国经济现实的错误做 法。

  要扭转国有企业和外资经济对民营经济的挤出效应

  我们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多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已经 建立起来了。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认识却有一个误区。不少人认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国家主导型的经济。这几年的现实给人们呈 现了一个国家主导型的清晰画像,就是国家掌握绝大部分资源的配置权,由国有企业垄断经营,于是出现了所谓的“国进民退”现象,国有企业高歌猛进,民营经济 在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双重挤压下从投资等领域纷纷退出。这不是发育市场经济,因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定义是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的作用。做到这一 点,国有企业有必要退出若干领域,缩小一些活动范围。比如,非主营房地产的国有企业应该从房地产领域退出,让民营企业进入。

  要承认民营 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重要成分的现实,发挥民营经济的积极作用,推动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发展民营经济就要扩大和落实民间投资的有关政策,包括“非公36条” 和最新的政策措施。要进一步拓宽投资的领域和范围,要推动民营经济的自主创新和转型升级,要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改制和重组,要建立和健全民 间投资的服务体系,加强服务和指导,为民间投资创造良好的环境。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2010年3月29日)
全文链接http://theory.people.com.cn/GB/11244824.html

                               国进民退五大案例

   “国进民退”是有歧义的概念,有时指宏观经济结构总体变化趋势,即国有经济占经济总量的比重上升;有时指个别企业或行业的案例,即国有企业进入了“不应进入”或“不必进入”的新领域。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实行严格计划经济,企业基本都是全民或集体所有制,其中全民所有制企业占绝对主导地位。改革开放以来,多种所有制形式共同发展,国有资 本实行战略性调整,国有经济的比重显著降低。尽管改革开放30年来,国退民进是大趋势,但是,“国进”或“国进民退”的案例大量存在。我们对这些案例不应 简单持一概肯定或一概否定态度。

  国退民进是大趋势

    从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的统计数据,可以观察到国有经济的变化趋势。 
    过去5年中,国有企业占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降中趋稳。从2005年到2008年,该比重不断下降,表明国有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低于非国有企业。值 得注意的是,2009年前10个月,该比重的下降趋势出现了逆转,国有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快于非国有企业。初步分析,这与全球金融危机下非国有企业固 定资产投资相对谨慎和国家实施积极财政政策有关系,国家财政政策重点投资的基础设施领域也是国有企业相对集中的领域。
 
    国有企业在工业总资产和工业总产值两项指标中的比重也是降中趋稳。国有企业在工业总资产中的比重从2004年的50.9%下降到2008年的43.8%, 但下降速度递减。由于2009年国有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相对增速较快,估计该比重将止跌回稳。国有企业在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从2005年的33.3%下降到 2008年的28.4%,下降速度也在递减。
 
    “国进民退”五大案例

    尽管宏观数据指标表明我国总体上不存在“国进民退”趋势,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国进民退”的案例。国家关于国有资本战略性调整的基本思路是“有进有退”,我们应该结合其背景和方式进行具体分析,才能得出客观结论。

    “国进民退”的案例,大致可归总为以下五类:
 
    案例一:垄断延伸,涉嫌不公平市场竞争

    垄断延伸指垄断环节的国有企业将业务延伸到竞争性环节。如电网公司投资电力设备制造,国家粮食储备企业开展粮食加工业务等。
 
    垄断延伸涉嫌不公平市场竞争。市场经济国家在垄断产业遵循相似的管理体制:垄断业务与竞争性业务分离,垄断环节的企业要接受严格的行业监管,以模拟市场竞 争的环境,防止企业滥用垄断地位。垄断企业经营竞争性业务,存在交叉补贴的可能和激励,即将竞争性业务的成本转嫁到垄断业务。该行为一旦发生,既造成竞争 性业务的不公平竞争,也损害垄断环节的消费者利益。

    行业监管部门、反垄断部门和国资部门都应该对垄断延伸行为进行监管。我国在垄断环节设立国有企业,本意是重视社会目标。国有企业延伸垄断力量,违背了企业使命,也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

    案例二:依靠资金优势进入,“子孙公司”突破主业范围

    国有企业的资金优势之一是来自国有银行。近期大型央企利用资金优势在一线城市高价购买商品房建设用地,制造了系列“地王”,事实上起到了抬高房价的作用, 社会公众反应强烈。公众的质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国有企业抬高房地产价格有违国有企业的宗旨,二是国有企业依靠资金优势涉嫌不公平竞争。
 
    国有企业的资金优势之二是来自国家的投资和分配政策。国家在一些基础产业投入了巨额资金和其它相关重要资源,企业经营产生持续的现金流和大量利润,但是国 家不要求企业分红或者很少分红。企业在考核激励下积极投资非主营业务。国资委对企业业务范围有一定限制,但一些大型企业的“子孙公司”明显突破了国资委确 定的主业范围,还有一些企业通过设立财务公司投资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甚至直接投资股票市场。

    国有企业的资金优势是一种先天优势,其背后都一定程度上隐含着政府的支持和担保。国有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很难完全割开,因此国有企业的先天优势短期内难以完 全消除。解决问题的出路是明确国家所有权政策,资源配置过度的企业应上交部分资源,违背社会目标的商业投资应有所限制。
 
  案例三:借助行政许可扩张,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行政许可的内容之一是市场准入政策。我国在民航、铁路、电力、石油、电信、邮政、烟草、市政公用事业等领域实行严格的市场准入政策,由于国有企业具有较好 基础,且监管体系的建立需要时间,因此至少短期内国有企业在这些行业中保持主导地位有利于维护社会目标。有人质疑行业竞争不足或监管不力,国有企业利用市 场地位挤占下游企业或社会公众的利益,或者过度投资并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从实践看,这些质疑不无道理。因此,应继续按“政企分开、放宽准入、引入竞争、 依法监管”推进垄断产业改革。

    行政许可的内容之二是项目核准政策。政府对资源相关产业、基础设施、基础产业、重要装备、社会事业等项目的投资实行核准政策。由于大型国有企业基础条件 好,容易获得好的投资项目以及相关的稀缺资源。政府“选美”有合理的一面,但也可能剥夺新进入者特别是新兴民营企业的发展机会。应继续深化行政许可改革, 依法减少许可范围。对于必须许可的项目,应尽量采用竞争性的资源分配方式,以提高市场竞争的公平性。

    案例四:借助产业整治的兼并,获取较多市场份额

    以山西煤矿整治为例。山西一些小煤矿资源浪费严重、环境破环突出、安全事故频发,必须进行整治。由于负责小煤矿监管的地方政府短期内无法建立必要的监管能 力,依靠地方政府加强监管的整治方案屡屡失效。不能说民营企业素质差,监管缺失条件下高素质的民营企业根本无法获得参与的机会。政府能力建设不是一朝一夕 的事情,为此国家有关部门和山西省政府选择了产业重组方案。产业重组中,技术水平高、社会责任强的国有大企业获得了较多市场份额。

    国有企业的兼并重组只应看作暂时性的选择。国有企业来自股东的盈利压力相对较小,社会责任激励相对较高,因此有可能会在资源环境和生产安全方面表现较好。 同时,国企兼并也会带来负面影响:产业竞争被削弱,企业效率可能降低。企业兼并过程中的利益关系也很难摆平。长期看,加强政府监管能力建设和促进产业开放 竞争是大方向。另外,国有企业虽然具有较好条件,也必须加强监管,包括股东和行业监管,否则,国有企业重视社会责任的制度优势未必会发挥出来,因为国有企 业存在内部人利益问题。
 
    案例五:借财政或国家资源投入带来长期风险

    政府的投入也是国有经济扩张的重要来源。典型例子是地方政府搭建的融资平台。地方政府以财政收入、土地等资源投入组建融资平台,从银行大量借款,从事城市建设等公用事业。

    政府利用公共资源兴办国有企业投资城市建设是促进城市化的简便方法,但其负面作用也不可小觑。政企不分、财务风险意识薄弱、效率低下等问题可能带来长期风 险。在公用事业投资方面,应采用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多种发展方式。建议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成熟经验,积极探索公私合作(PPP)方式,既有利于解决资金问 题,也为民间提供了投资渠道,还有利于改善企业治理。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政府投资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如大飞机、液晶、新能源等,投资方式包括政府直接投资、建立风险投资基金等。由于产业内在的资金和技术密 集特性带来了较大的投资风险,以及我国产业的后发劣势,部分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发展初期很难吸引企业大规模投资。政府的投资发挥了种子资金作用,产业启动 后,吸引了大量民间投资的参与。应该说,国有资本参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还只是刚刚起步,今后应继续加大力度,同时,还应建立专业化的投资机构,提高投资 的效率。当产业发展成熟后,国有资本可相机退出。

    作者马骏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2010-03-30
全文链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GB/11252263.html

                  从“开发商养猪”疑云看土地流转等的忧患

    农村、农业是中国经济和社会稳定的基础,正是基于这一认识,自2004年以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连续7年制定指导“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而人多 地少决定了小农体系将是中国农村、农业长期不可改变的现实,预计2030年中国人口将稳定在15亿,届时中国城市化率即使达到70%,也仍将有4.5亿人 口生活在农村;即使18亿亩耕地的红线能够守住,彼时农村人均耕地规模也只有4亩,中国农村作为小农社会的基本性质仍然不会改变。而小农经济尽管有其不 足,但在农村和农业大规模基础设施已经在毛泽东时代建设完成、工业化基础已经相当雄厚的情况下,在“集体所有,农户经营”的双层土地所有制度下,这一结构 能够让农户以兼业方式参与工业化,分享其收益;以渐进方式加入城镇化,尽可能消除其副作用;因此有着显著的优越性。保持这一体系的稳定,相应也就成为中国 经济和社会稳定的根基。然而,各路资本对农地“开发”巨额潜在收益虎视眈眈,“土地流转”制度的实施,正让这一根基面临遭受侵蚀的风险,深入剖析“开发商 养猪”之类新闻,就不难看出这一点。

    自从两三年前食品价格开始显著上涨以来,多年来备受冷落的农产品就跃居各路资本演出的热门舞台,从网易老板丁磊到其它企业,相继传出“养猪”新闻者形形色 色,其中某些开发商对养猪和其它农业项目的“青睐”尤其引人瞩目,这回又增加了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北京中实集团。据1月23日《经济观察报》报 道,该公司宣布将在陕西渭南建设占地10万亩的“黄河国际食品产业基地”,计划年出栏生猪300万头,供应有机猪肉23万吨,一时引起业界内外广泛瞩目。 那么,这件事该当如何看待?

    可以肯定,假如该公司确实是真心实意要进军养猪行业,而且为此制订了切实可行的商业计划,那么这个计划是值得称许的。我国是世界猪肉产量和消费量最大的国 家,但大部分是在小农经济的框架下生产的;正如上文所言,就总体而言,经济和社会因素决定了小农经济在我国将继续存在相当长时间,并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此不可一概否定,只是在这种生产模式下,在目前的市场细分和价格体系下,猪肉产品质量等等难以控制,不能充分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大资本 进入养猪业,建立新的生产经营模式,自有其好处。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已经宣布要继续加大国家对农村的投入力度,积极引导社会资源投向农业农村,真实的 产业投资也会得到政府政策支持。但是,根据有关报道来看,中实集团上述“计划”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疑点,甚至是潜在风险。

    首要问题是中实集团上述计划的生产模式是否需要大量占用已耕作土地?如果是,那么就存在巨大的政治性风险,因为这等于是夺去了众多居民的生计。即使不考虑耕地保护限额问题,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稠密、人均耕地甚少的国家,此举之危险也不言自明。

    从整个世界来看,耕地是许多农民(包括自耕农和佃农)的主要生活来源,甚至是唯一生活来源,与大资本进入相随的土地所有权/使用权转移往往等于夺取相关农 民的生活来源,发展中国家农民普遍缺乏地契进一步加剧了失地农民的补偿问题,大资本从事的大规模农业开发相应有可能在当地引起激烈社会争议,甚至演变为严 重社会动乱。2008年,韩国大宇物流与马达加斯加政府签约,在该国租赁130万公顷土地(相当于半个比利时国土面积)从事农业开发,结果在马达加斯加引 爆了大规模反政府动乱,最终导致政府非正常更迭。

    在中国,虽然迅速发展的工业化进程吸收了大量农村壮劳力,但耕地仍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社会保障功能。老人和妇女留守农村,为外出增加现金收入的壮劳力提供 了退路;在2008年末、2009年初的两千多万农民工返乡风潮中,这一点对经济和社会稳定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充分体现。我们不可高估农民进城定居的潜 力,由于城市生活成本过高,绝大多数农民工难以在目前他们奉献血汗的大城市立足定居,最终还是要到乡村(其中一部分乡村未来将发展成为小城镇)落叶归根, 耕地将长期发挥不可替代的社会保障替代品和社会稳定器功能。就算可以不考虑经济周期波动的冲击,为了让十家八家大资本能够占用农地多取得一点利润,难道我 们就该逼迫千千万万家普通农户离开家园涌入城市在贫民窟中挣扎等死?

    根据有关报道,中实集团上述项目计划占地面积高达10万亩;假如都是占用耕地,我们不能不担心将影响多少人生计?按该项目计划所在地陕西渭南市大荔县人民 政府网站提供的统计数据,该县耕地9.3万公顷,[1]折合139.5万亩;总人口72万人,其中县城10万人,全县设置13镇13乡。[2]由上述数据 可知,该县人均耕地面积1.94亩,10万亩等于51546人的平均耕地。

    当然,由于该县居民并不全部依靠农业谋生,影响的人数应该没有这么多;非农居民越多,受征地影响的人数就越少。假定该县72万人除县城10万人之外均属农 户,那么62万农户人口人均耕地面积为2.25亩,征用10万亩耕地计划要影响4.44万人。假定该县除县城外13镇平均每镇拥有1万非农居民,那么全县 农户人口49万,人均耕地2.85亩,征用10万亩耕地计划要影响3.51万人。假设大荔县除县城外13镇平均每镇非农居民1万人,这个假设数字相当高, 不至于低估该县非农居民人口,相应也就不会高估受征地影响的人数。在现行统计制度下的“建制镇建成区居民”大体属于非农居民,除此之外为农户(包括专业农 户和同时从事其他行业的兼业农户);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07年城市、县城和村镇建设统计公报》,2007年末全国共有建制镇19249个,根据对 16711个建制镇的统计,建制镇建成区1.311亿人,由此可知平均每个镇建成区人口7845人。鉴于西北地区城镇化水平全国最低,国家统计局数据称西 北平均每个建制镇人口数比全国平均数少3.63%,[3]可以断定2007年末西北建制镇建成区居民只会少于7845人。

    根据上述推算,即使把受影响人数估算再降低一些,中实集团的这个计划影响的人口也当在3万人至4.4万人之间,取其下限,再假设受影响者家庭都是如下组 成:两个老人、一个孩子、一对壮年夫妇,其中壮年夫妇需就业,那么3万人口受影响也意味着起码需安置1.2万壮年人就业,这个项目能安排这么多就业吗?即 使一半计划占地位于黄河滩地(且不提由此而来的防洪和法规等问题),相应把上述估算中需要安置的劳动力减少一半,也有六千人之多,何况得到安置者也会面临 生活成本上升等种种问题呢!寻找商业机会固然是企业本职,但我希望中实集团在大荔县不要扮演大宇在马达加斯加的角色。

    第二个问题是这个项目计划的产品(300万头肉猪、23万吨有机猪肉)销路。不管中实集团计划生产的有机猪肉品质多么好,假如找不到销路,这个项目仍然只有失败;而经过估算,我们也不难发现这23万吨有机猪肉销路堪虞。

    我国城镇居民人均猪肉消费数量变动不算很大,按国家统计局统计,2002—2008年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每年购买的猪肉在18.2公斤—20.4公斤之间; [4]由此推算,那么23万吨有机猪肉需要的消费者人数上限为1263万7363人,下限为1127万4510人。由于有机猪肉价格较高,而高收入消费者 肉食消费更多地选择牛肉、海鲜水产和高档禽类,选取人均猪肉购买量下限(对应消费者人数上限1263万7363人)更为合理,占我国2008年末城镇人口 60667万人的2%。鉴于我国消费者对价格变动较为敏感,2007年猪肉价格暴涨,当年猪(毛重)生产价格指数猛涨45.9%,[5]相应的是城镇居民 家庭人均购买猪肉从上年的20.0公斤下降到18.2公斤,降幅9%,为2002—2008年间最低水平,[6]而我国收入分配失衡又比较明显,就算全国 有机猪肉市场被中实集团一家垄断,中国能找到近1264万愿意接受高价有机猪肉的消费者吗?在这个问题上,无论别人多么真诚追捧有机猪肉的好处,商人都千 万不要犯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错误。

    从中实(集团)公司网站(http://www.ciic-bj.com.cn/jtcy/jtcy.html) 介绍的情况来看,该公司产业划分为房地产业、科技实业、国际经济合作三个产业系统,主业是房地产开发、物业物流、园区开发、酒店、信息技术、网络几个板 块,并无批发零售业务板块。[7]根据上述销售估算数据,可以判断,依靠这家公司在国内的销售渠道,23万吨有机猪肉在国内恐怕是卖不掉的,可供选择的另 外一条销路是出口。由于计划的养殖基地远在陕西内陆,出口活猪不甚可行,出口猪肉更为现实。2008年全年我国出口猪肉合计82203吨,就算这8万多吨 出口市场全部被这家门外汉房地产公司包圆,也还有147797吨需要内销,该公司为此需要在国内找到812万0714名愿意支付高价购买有机猪肉的消费 者。即使如此,从该公司的业务内容来看,要完成这个任务恐怕也太难了。

    需要指出,上述估算的前提是假设有机猪肉消费者非有机猪肉不食,假如有机猪肉消费者消费的猪肉中只有一部分是有机猪肉,那么23万吨有机猪肉需要的消费者人数更多,中实集团养猪计划的销售任务难度也就更大。

    笔者与中实集团及其员工并无过节,更从无挟嫌报复之行为,也希望中国企业能够积极进取,为国民经济建立活力充沛的微观基础,衷心希望中实集团宣称的这个项 目是个成功的实业发展项目,只是企业界、特别是房地产业界负面新闻太多,而该项目报道的情况中疑点又太多太大,令人不得不担心这个项目的真实目的。希望当 事企业能够向渭南市、大荔县当地政府和公众作出更令人信服的说明,以释群疑;更希望陕西这块中华民族发祥地能够走上可持续发展的坦途,为西部大开发树立榜 样。

    从更广阔的背景上审视,此事的疑问折射出了一个事关全局的问题:在各路资本觊觎之下,“土地流转”和“产业开发”完全有可能成为掠夺农民衣食之本的借口, 而“富者田连阡陌,贫无立锥之地”从来就是动荡之源。这些年来,打着形形色色旗号的收益私有化、成本社会化招数已经制造、激化了众多社会矛盾,而在土地问 题上如果有人企图如法炮制,社会化的“成本”将是整个社会的天翻地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愿主政者和掌握话语权力者思之,而投资者也不要指望牺牲整个地 区、整个国家经济社会的稳定能够换来可持续的投资收益。

    作者梅新育是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北京邮电大学兼职客座教授

文章来源: 新浪博客2010-03-21
全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18c48f0100hhny.html

                   柳传志:“玩了命”也要做好移动互联网

   联想控股有一个愿景,第一句就叫做“以产业报国为己任”。除了把自己的实业做好,通过投资的方式,能够在新的领域里面形成新的实业。

 移动互联网是一场不得不打的仗,坦白说难度是很大的。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全球已经有领先的企业率先进入了这一领域,并且形成了一定的势能,比如说苹果的 iPhone,比如说黑莓手机。他们的势能形成之后,会在整个产业链上出现庞大的支撑。比如说iPhone背后会有大概10万家的软件服务商和内容服务 商。由于量大了,又会产生成本挤压,人均成本会很低。另外人家做了那么多年,积累了很多有价值的经验,真是有威势的。

  但是联想又不能不 做,因为这个行业就像是上世纪90年代PC市场的情况,如果没有一个自己的民族品牌,整个行业都会被吞掉,再往后就由不得你了。前些年的时候,过去的 CEO由于缺乏长远战略的观点,对研发不投入和不重视。幸亏有联想控股在,才有这样的空间,保存了力量继续做一点,所以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相对来说推出有 竞争力的产品,这个本身对我们就是一个挑战。如果这个产品打不响,就会有比较大的问题。

  联想是一家以硬件制造为主的厂商,这种产品出现 的本身,对我们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而且挑战的味道更大一些。因为中国不同的电信运营商有不同的制式,到底我们应该怎么做,从研发到市场策划,到销售渠道, 都有很多具体的策略。做得不好的话,就真的只能在后面变成人家所说的“中国制造”。而要做得好的话,在新的领域里边保持相对比较高的毛利,也不是什么太大 的突破。

  移动互联网是一定没有退路、在中国非做好不可的产品领域。但是即使这样的话也谈不上把握。需要联想发扬“玩了命做,把5%的希 望变成100%的现实”的精神,非做好不可。我说的非做好不可的意思,是说不行我还要再来,坚决要把这块占住,不管花多大的代价,因为他是未来的行业发展 方向。

  对联想的发展来说,除了这一块以外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就是新兴市场,到现在为止,我们大家第一步计划只能做到占10%,全球 的新兴市场下一步继续扩大,而且在新兴市场要逐渐实现有一定规模的盈利。在成熟市场我们就会把品牌越打越响,在利润上让成熟市场提供比较大的贡献。

 移动互联网谁都能进,属宽泛的行业。未来物联网发展之后,服务商会形成一个很大的产业,很多厂商都有机会。联想会有一个新的产品发布,1月份已经在拉斯 维加斯发布,在4月19日将在中国发布。这个产品本身有一个重大的突破。在过去,操作系统、CPU都遵循wintle(微软+英特尔)的游戏规则,现在操 作系统、CPU可以有很多选择,这给了终端厂商一个重大的机会。

  除了(下设)两家投资公司以外,联想控股本身要投出我们自己的某个行业领域的核心资产,要在若干个领域里边有国际领先的企业,整个联想控股要有国际影响力,这就是我的“(联想)抽象版图”。

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2010年03月30日
全文链接http://www.cnemag.com.cn/fenxplun/newsfx/2010-03-30/187018.shtml

               郭台铭:圣严法师对我的影响,比经济风暴还大

    圣严法师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他无私的奉献,而且身体力行。中国人常讲一句话:“不要锦上添花,要雪中送炭”,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圣严法师就是这 样,当人有困难的时候主动关怀,而且他会自己站在前面,带着弟子,身体力行去关怀有困难的人、需要帮助的人,不论贫贱,不论亲疏。

    我很早以前就去过法鼓山,当时不过是带着休闲的心,探幽寻胜,希望能够洗涤自己的心灵,当时的我很烦躁,也是想去沈淀一下。后来我也去打禅,坐了一天就坐不住了,才发现原来我是这么平凡。

    我太太过世,我想办个法会,先问林百里,他找了圣严法师。我想说在别的地方办就好了,没想到他亲自来帮她做头七法会,还抚慰我和子女的心灵。每一个人都有 生离死别的痛苦,那段时间对我也很难受。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出现,我弟弟病重,我还请他医好弟弟的病,或是请菩萨保佑,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他并不是医 生,而是一个心灵的医生,这是他对我个人的礼物。
    所以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能够为社会多做一点事情,我认为他对我的影响力比经济风暴对我的影响力还要大,因为他影响了我的心与智。他常常告诉我们,人活在世 上,大家都会受到各种苦痛,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遭遇、困难跟伤脑筋的事。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改变本初,还有对社会的责任。

    行善,要让人有尊严

    他对我最大的启发,是身体力行去帮助别人,尤其是,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不要去伤害人家的尊严。平常做公益,我大可以打个电话,托人把东西送过去,或是多找 一些媒体记者来,拍拍捐款的支票,我过去也做过这种事情,当时自己是很无知地去做,自以为是在做善事。接触圣严法师后,才知道这样行善,不是真的做善事。

    在这几年内,我几个最亲的亲人都因为癌症离开了,我因此成立一个基金会,尽量照顾同仁,做好健康检查。结果我们一个同事的太太罹患癌症,我要医疗小组全力 去救治,后来真的把她抢救回来。她的女儿利用暑假带她到美国玩,还寄了一封信给我,说这辈子没有这样关心过母亲,没有跟母亲这么接近,很感谢幸运之神降临 在他们身上。所以她随手写了这么一封信,感谢永龄医疗基金会。

    像这种礼物,当然我也曾经想过,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个礼物,对不对?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不能带太太到世界各地去玩一玩,去看一看?我最高兴最高兴的,就 是跟太太到花莲去走走,可是过了没有多久,她就离开了。我没有那个幸运的礼物,但是我们成立的医疗基金会,却能够把礼物送给别人,这样也很好。

    王永庆给我儿子的礼物

    我还要谈另外一个礼物,那不是给我的,而是我儿子的礼物。我儿子要结婚的时候,我带他去看王永庆,王永庆送他两个字,就是“信用”,这也是很好的礼物。

    现在最需要的礼物是什么?其实,大家应该扪心自问,对这个社会有没有多贡献一些爱心?对社会多做一些,少向社会去取一些东西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我认为,台 湾最需要的礼物是在上位者、中位者、基层者尽量把自己想得渺小一点,先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让这个社会有善良的风气。只要有善良的风气,就会有最好的礼 物,因为这个价值是普世永恒的。

    美国那么强大,科技又很发达,到最后还是需要这样的价值观。之前奥巴马访问中国大陆,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写了一个“五”,他们给美国五个建议:要孝顺 老人、有企图心、注重教育、多存钱、要想得长远等等,其实这些东西过去圣贤书上都讲得很多,我们都觉得老掉牙了,但这是件知易行难的事情。

    我有这么伟大吗?

    我觉得社会也好,全世界也好,资讯太发达,反而让大家不能真正了解自我。我常常告诉自己,我有那么重要吗?我有那么伟大吗?其实都是媒体的关系。媒体是两 面刃,有时候把你捧起来,有时候又把你打下去,社会乱就是因为媒体太多,大家得到的资讯太多,无法去分辨资讯对自己的影响,会蒙蔽你的心智。这也是圣严法 师的贡献,他提到心六伦这些观念,都是要来导正大家的想法,引导社会风气走向正轨。

    今天我要特别讲一下《天下杂志》,这么多年来,我们是看《天下杂志》长大的。台湾正派的媒体太少了,《天下杂志》也是在导引社会走入正轨,你们报导了很多 有关环保、社会风气的文章,鸿海集团这次要举办慈善园游会,出发点就是《天下杂志》的一篇文章,所以你们对社会风气的影响非常大,你们是扬善隐恶,给人希 望,有些媒体是去挑逗人的私欲、私心,然后来赚大笔钞票,你们实在比他们正派多了。

    如果要给台湾一个礼物,就是大家多要求自己,多关怀别人,把物欲压到最低,把对别人的爱发挥到最大,多挖掘台湾的光明面,多帮助贫困的人,帮他们解决与生俱来或是环境带来的不公平竞争。

    我想这不是实体的礼物,而是一个观念或启示,这个现代启示录的礼物,是取自圣严法师的经验。

文章来源:台湾《天下》杂志(2010-03-16)
全文链接http://www.cnemag.com.cn/tebiebd/toutiaowz/2010-03-16/186583.shtml

                      李世江:创新是中小企业的灵魂

    英国有一个氟多多,西班牙有一个氟多氟,中国有一个多氟多,我们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或者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我始终认为,一个人一辈子干不了多少事,要盯着 一点事,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多氟多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现在多氟多已经是全国,也是全球无机氟化工领域发展潜力最好的一个企业。

 多氟多的发展在技术创新的过程当中,按照我们河南省生长的总结就是已经到了联合创新的阶段,我们走了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国际化的道路,我们这 个小的企业报了一百多项专利,并且这些专利大多数是在我们企业产业化的。在把技术专利化的过程当中,一方面我们通过报这些专利把这些技术进行系统的总结和 提升,另一方面对专利加以保护。

  这些专利现在我们已经上升为国家的标准了,我们在开发市场的过程当中,发现我们的产品非常好用,用户也 觉得应该推广这个产品,但是我们当时不符合国家标准,当时我就非常大胆的说了一句话,不符合国家标准,就把国家标准修改了,没想到我的这些想法受到了我们 河南省技术监督局和国家标准委的大力支持,他们觉得企业是标准的主体,标准是为经济建设服务的,是应该随着经济发展不断的发展的,给了我很大的信息,现在 无机氟化物大多数的行业标准都是由多氟多来主持制定或者修订的,我们已经主持制定或者修订了很多的国家准,并且我们现在受到国家工信部的委托,正在调研无 机氟化工市场的准入条件和标志我们国家“十二五”无机氟的对话,我们还有一项工作就是研制国家标准样品,成立的第一家无机氟化工实验室,由于我们国家和很 多国家是互认的,我们通过国家认可以后,我们分析化验的产品就可以进行一站检验全球通行。

  在制定国家标准的过程当中,由于我们的产品有 将近一半是在世界各国销售的,有一半是出口的,我们也遇到了国际标准的问题,正好国家标准委对我们也比较支持,我们就参加了世界上关于无机氟化物标准的会 议,在这些会议上,国际标准化组织就要求我们企业既然在技术创新上做到了非常好的程度,就要求我们承担国际上标准的修订或者制定任务,要把我们的标准样品 推荐为国际标准。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1信息就是,我们国家2008年的时候成为国际标准化组织的第六个常任理事国,也邀请我们企业要做一些配合,要积极 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和协定,我觉得这个时机是成熟的,我们应该主动积极的参加国际标准的制定,这是我们在技术创新方面的一个路径,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 化,标准国际化。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是邓小平说的,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对生产关系会提出一些新的要求,我们企业从最开 始几个人很小的规模发展到现在,我们在资本市场体制上也做了一些探索,在管理方面,我们觉得在体制上走了一条资产资本化、资本股份化、股份证券化的道路。 我们首先是成立了有限责任公司,那是一个资产资本化的过程,到后来我们进行了股份制的改造,把有限责任公司做成了股份有限公司,今年1月8日,我们这个企 业又通过了中国证监会的审核,在下个月我们可能要登录深圳中小板的资本市场,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小企业开始的时候由个体企业、合伙企业发展到有限责任公 司,国家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就是50个人以内,到股份有限公司国家规定要200人以内,我们要登录证券市场的话,那就有非常多的股东来投资我们的企业,我们 将成为一个公共的企业,希望大家能够买我们的股票。

    我觉得不管我们在技术创新,还是在管理创新方面,我们还正在路上,我们要做深入细致的工作。但是有一点我觉得,创新不仅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也是我们 中小企业的灵魂,创新可以改变生活,创新可以激励我们的斗志,创新可以成就我们的人生,创新已经给我们企业带来了质的飞跃,在创新这条道路上,我们已经铁 了心,要把创新这条路走下去。

作者系多氟多集团的董事长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更多 网友评论8996 条评论)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2-2014 北京大学互联网行业研究与应用课题组 Inc. 保留所有权利。 Powered by 北京大学

页面耗时0.0869秒, 内存占用1.53 MB, 访问数据库14次